六壬

混历史、武侠圈,冷CP爱好者,包策本命,欢迎勾搭:-D
码影视同人的小号:@且放白鹿青崖間

【瞎扯别信】

以下为醉后发言,无稽之谈……

经常看到阅读软件会推一些宅斗类女主重生文,然后,就发现令君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契合这类文女主重生前的设定:士族贵女(荀令)不要同为豪门的未婚夫(袁本初),和一个穷小子(曹阿瞒)私奔了,然后辅助潜力股走上人生巅峰,在这期间还十分贤惠地为他纳了一票或身份高贵或聪慧可人的侧室(包括她的闺中好友以及侄女x),原本夫妻恩爱,结果因为思想不和闹掰,最终忧愤而死。

她的侄女被扶为继室【x

(然而文若非软文女主,曹老板非渣男,重来十次结局并无不同)x

西斯空寂💀

突然发现自己到了50粉,感觉好奇怪啊喂,我这样的懒蛋有50粉简直是个奇迹…
于是,开个点文。
题材的话,我本命包策肯定要有,唐朝诗人CP可以随意(但拒绝拉郎),古龙武侠同人CP随意(同样拒绝拉郎),刘卫、玄亮、策瑜、曹荀、青山松柏这些我可以试试,再加一个纳兰X顾贞观(这对攻受可以随意)好啦。
以上。最好给我个梗这样比较好操作。

开了个小号@且放白鹿青崖間 来放现在和将来会萌上的影视CP文

摩诘~
早就想画摩诘穿这一身装束了!然而却完全画不出摩诘的风华(已跪

献给@星尘深处大大的《无衣》repo

第一次写repo,所以就想到哪写哪了。

首先说说书封吧,黑色的封皮真的超级喜欢,入手的感觉很好,有一种略微粗糙的质感。“无衣”两个字用血红色书写有一种特别的厚重,看到那两个字一下子就想到了《无衣》这首诗给我的冲击了。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”真的很适合高队和小方,黑色底加红字莫名有一种扑面而来的虐感,想到电影方新武的结局让我心里特别难受。(另外,题目的字很好看呐!好喜欢。)

接着说说勒口上的小字部分,这个部分真的超级喜欢!!特别喜欢前勒口上那句“每一片安宁背后,盛世之下,都是他的爱人!”在彩蛋里小方重新回到那片土地,杀机四伏,不为人知的守护着不远处的家国,高队也要重新开始日常的工作,同样为万家灯火而战。后勒口那句简直戳心窝了,感谢星尘大大给他们一个温柔的结局啊,所有为家国而奋战的英雄都该被温柔以待的!

以及,目录的字好大( ̄▽ ̄)两位大大的G文题目蜜汁押韵。刚翻到的时候被吓到了2333每一个题目都很美~最后free talk果然很长,能感受到大大的用心。

我是从第一篇开始追大大的湄公河同人的,很喜欢大大笔下的两人,以及那种可以满足所有幻想的退休生活,等放假后,一定会给大大的文写长评的(握拳)希望大大不要觉得迟,以及,才不会取关大大,大大这么可爱~

【很不正经的电影观后感】关于电影《三少爷的剑》

(基本没有什么剧透,放心观看。这里是一只古龙粉,所以如果真的不小心说了什么剧情也是和原著相关的那种)

首先讲真视觉的盛宴!电影的有些场景特别古龙!三少爷的剑士衣服好邵氏2333果然是小宝的夹带私货,这个怀旧风我喜欢~
看完电影《三少爷的剑》后突然觉得何润东帅爆了!第一次觉得他帅的突破天际!我本来对电影里这个角色的设定已经不抱希望了,然而这个角色演的真是眼前一亮,我看原著的时候脑补的燕十三其实不是这种形容设定,但带入电影后意外带感,虽然不像原著里那么燕十三,但感觉已经很燕十三了,因为燕十三的人物太过出彩,反而有点压住了作为主角的谢晓峰。看之前本来觉得林更新或许演不好这么一个复杂的角色,但看了以后觉得还可以,虽然表现不出原著中那种复杂,但也比期待值要高出一点(也有可能是我的期待值实在太低)虽然我总觉得有些时候他的表情和台词有点不太对。

慕容秋荻,该怎么说呢,演员的演技还不错,但总感觉少点什么,我心中的慕容秋荻大概气场会更强一点,而形貌更加的温软美丽,更加有江南的水般轻柔的女人,绝不会显得刻薄,也绝不会显得失了风度。并不是说威武霸气那种,而是绸缎包裹着钢铁,柔弱的身躯中爆发出可怕的力量,毕竟在原著中她是使出剑招后让燕十三算是肃然起敬的高手。(感觉电影里的设定某些方面有些过了而某些方面又太弱,就不具体说怎么个弱法了),因为对这个角色期望值很高,所以就相对失望。公主的演员感觉还不错,“看来还是个孩子,腰肢纤细,胸部平坦”和原著的公主算形貌上比较相符了,其他方面不做评价。


谢老庄主有点崩了,和慕容一样,也是实力有点下线,性格上也有点…该怎么说呢,感觉有点分裂,但气场还算在,那段和燕十三的相处和原著感觉也很像,最大的遗憾大概是乌鸦的人设崩了…我真的挺喜欢原著开头乌鸦和燕十三的互动的。


还有大概就是谢慕容两人抱着转圈圈简直蜜汁尴尬2333谜之慢镜头,我当时在电影院笑出声来。


感觉一到男女感情问题上人设就开始崩,也不知道为什么…特别是谈恋爱那几段回忆杀的画风。不过根据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李林两人分吃金橘饼什么的来看,谈恋爱的画风连古龙大大的都冒着粉红泡泡。


以及,结局和原著的意境感觉似乎不一样,或者说电影整体和原著想要表达的都不大一样,原著的内容要更加沉重和真实,(不过似乎原著的结局也并不是古龙大大最心仪的)内容也变了不少,不过各有所长吧。(我才不说我是因为换剑以及“从此以后我就成了你”那个又萌又虐的新梗才接受的结局( ̄▽ ̄))电影虽然改了不少,毕竟一部电影时间太短很难展开剧情,但走向大致还是对的,有很多不错的细节都在,大力推荐

最后是私货时间。( ̄▽ ̄)
我觉得要被谢晓峰X燕十三这对给拉进圈了…看原著我都忍住了没萌上,居然这时候被电影萌煞了…而且燕十三还是我以前颇为不接受的何西门(喂)中间各种互动都好萌啊啊啊!最后的结局实在是一个暴击…我觉得这比原著燕十三自杀还虐…好吧,都够虐的…突然想起来电影《决战前后》西叶/叶西两人那句“倘若我战败,请收下我的剑,我的剑就是你的剑。”“从此,剑不离身。”了。可怕的是这对和西叶/叶西一样两个人中非死一个不可(手动再见)然后留剩下的那个人站在云端。
另外,原著中并不洁身自好的反派竹叶青居然在电影里变成了忠犬,而且除去立场不说,我居然在前半截觉得这忠犬好萌/再见好想看他哭(不

秀爷。(虽然不怎么玩剑三但蜜汁萌这个人设

搞事情2333
照语文课本上的乐天搞出的事情,少年小白~

【司卓司】【英雄无泪/泪痕剑同人】坐觉长安空


本文设定原著为主,电视剧为辅。设定是司马那一下没被吴婉捅死(电视剧里这段给改了,我按原著来的,原著是吴婉抱着司马撞到了卓爷的剑上,而不是司马自尽。)
最后的警告:私设如山!脑补众多!看文前请做好心理建设!



司马超群没有死。

那柄本该穿透两颗心的宝剑,此时却只穿透了一颗。

司马有一个秘密,一个哪怕是卓东来、哪怕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。

他的心脏长在右边。

而常人的心脏是该长在左边的,吴婉也不例外。

剑刺入他的胸膛,热血汩汩流出,但他还活着,沉默地活着,他已无力去插手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任何事。

是不是因为老天认为他这一生过的不够痛苦,一定要他见证接下来更加可怕悲惨的结局?

二月底的天还是很冷,毕竟春寒料峭,卓东来又流了许多的血,他本该很冷,可就在此时,他却感到无比的暖意,就像在母亲子宫中的那种热力。

卓东来的心脉已断,鲜血从伤口向外淌,将他的胸口染成绯色一片,像在胸前别了一枝娇艳的海棠红,晨曦的霞光照在他看起来比较柔和的左面半边脸上。

他偏过头注视着司马,那种专注的眼神简直像在看着他最亲暱的爱人,他翕动着嘴似要说些什么,最终却什么也没说。

他再也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字。

朱猛顺着卓东来的目光,竟看到了司马的泪。

英雄本无泪。

哪怕是吴婉将剑与他穿胸而过时,他也没有落泪。

可此刻他为何落泪?是为了这一场盛大的悲剧,还是为了卓东来这个与他相交了二十年的朋友?

在一片静默中,萧泪血动了,他走上前去抱起了卓东来的尸体。

司马超群也动了,他竟挣扎着向前,离开了插入胸膛的那把剑,离开了紧抱着他的妻子,那个疯狂、可怜的女人。

“你不能带走他。”司马嘶哑着声音一字一顿道:“他是我大镖局的人,该跟我回长安。”他早已脱离了大镖局,而且一意孤行,绝不回头,可此刻他又为何说出这样的话、做出这样的事?

同他做了这一日朋友的朱猛不明白,卓东来花了二十年的时间也没有看透司马的心,朱猛就更不行。所以他没有问司马为什么还活着,也没有质疑一句他现在所做的事
,他只是沉默,只是看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。

萧泪血犹豫了一下,还是松了抱住卓东来的手,司马失去一臂,只能用剩下的一条胳膊把卓东来环在怀里,环得很紧,那种几乎可以把人骨头捏碎的紧。

司马超群坐在大镖局准备的马车中,任凭手下为他止血,卓东来早就吩咐了马车,他没有提起自己,只交待说要把老总完好无损的带回长安,他是否早已做好了自己死后的万全准备?他是否也未猜到局面竟会惨烈如斯?

他还是紧紧地环住卓东来不放,像是孩童对待自己珍爱的玩具,随从已从马车上退去,他却仿佛毫无察觉,如灵魂出窍一般。

此刻,无论是七十的老妪还是垂髫的幼童都能毫不费力地杀了他。

他已失去了太多的血,脸色白得发青,但他的神智依然很清楚,甚至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清楚。

司马终于垂下头,用手温柔地拨开散乱在卓东来脸上的发丝,他卷曲而柔软的头发,就像司马听波斯商人所描述的能魅惑人心的海妖。

在十几年前,司马还不是现在的司马超群时,便向卓东来开过这个玩笑。

那时他们的大镖局还没有建起来,卓东来的房间也远没有现在这般华贵,却还有着一张铺着紫貂皮毛的紫檀木软塌。

那是司马为卓东来准备的,他喜欢紫色,喜欢享受,这些司马全都记得,因为他是他最好的朋友,交命的兄弟。

卓东来刚洗过澡,穿着件丁香色的宽袍,从浴室中赤着脚走出时,他正在那张软塌上坐着。

卓东来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葡萄酒递给他,也与他一同坐在那张软塌上,柔声解释道:“我该早早准备好一桌酒菜等你凯旋,可谁知在街上遇见些不开眼的东西,我教训了他们,因而耽搁了时间。”卓东来在人前是不会这么随意的,他的衣着打扮、行为举止一向一丝不苟,尤其是在他成年后,但在只有他和司马两个人的内室,他并不介意让自己放松一点。

司马怒道:“是不是银枪王家的那小子又找你麻烦?我早说过,干脆让我一剑结果了他,白白让你这些日子受他的气。”吴婉一向认为卓东来将司马当作了傀儡,可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还没有嫁给司马之前,他们的少年时期里,反而是司马在保护卓东来,显然,这种保护欲也让卓东来很受用,所以在他可以动手的时候,也不介意按兵不动,他愿意给司马一个机会,一个能保护他的机会。

卓东来不紧不慢道:“我已经教训了他,况且现在并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,王家在长安颇有些势力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司马,来日方长,你以后一定会是整个江湖上的大英雄、大豪杰,到时王家便不过是只蚂蚁,你随时都可以为我碾死的蚂蚁。”他原本狼般的灰眼在一瞬间变得明亮而炽热,从原本平静无波的眼中流淌出一种十分骄傲、自豪的情绪。

“你总是为我想的这般周到。”司马用手梳着卓东来湿漉漉的发丝,笑道:“东来,你知不知道你披下头发的样子实在像一个海妖,我们曾听波斯商人描述过的那种海妖。”

卓东来转头瞥向他,轻哼一声道:“若我不至于老到神智不清,那个波斯商人所说的海妖该是个女人。”说着欲将自己的头发从司马的手中扯走。

“别乱动,不怕痛么?我可从未把你当做过女人,只不过觉得此刻你实在是令人着迷。”

卓东来听了司马的夸赞,缓了脸色轻笑道:“我也早就说过你的样子简直就像图画中的天神,天神与海妖,岂不是最好的组合?”

“是,的确是最好的组合。”

“东来,我一路赶回实在是有些累了,让我在你这睡会儿吧。”话未说完就脱了外袍鞋袜,将卓东来也一并按到了榻上,“你也休息休息,看你脸色不好,这些天也一定是累坏了。”

“你说如何便如何。”卓东来从不会拂了司马的面子,就像司马很少会质疑卓东来的决定。


司马超群不知道此刻他是该笑还是该哭,卓东来死了,操控他人生的人死了,可他最好的朋友、最亲密的兄弟也死了,那个在外阴狠的、阴晴不定的,对自己却百般顺从的少年死了。

卓东来灰白而僵硬的脸,再不复往日的弹性,司马摩挲着他还温热的脸颊,将他的头发拢到耳后。这是在有了吴婉和那两个孩子之后,司马很少对他做的亲暱举动。

可卓东来不会再感到喜悦了,一点也不会。

赶马车的属下技术很好,马车不仅很稳,而且很快,只花了一个时辰,便回到了大镖局。

卓东来的亲信都是极有眼色的人,在这种时候,没有一个人上前接过卓先生的尸体,也没有一个人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司马把卓东来放在他房间那张铺着紫貂皮毛的紫檀木软榻上,为他脱去了沾血的紫绸衫,裹上紫貂裘。

做完这些事情,他已累得瘫坐在榻上,尽管在大镖局的属下面前,他仍表现出一副极有威严也极有气势的样子,让镖局中大多数人都相信,即使他们的老总如今失了一臂,却仍然是那个江湖的神话。

事实上,司马此刻已是强弩之末,但他不得不坚持——大镖局在卓东来倒下后,他若也倒下,便会彻底陷入危机之中。

不论如何,大镖局始终是他与卓东来的心血。

卓东来那双一长一短的腿也已经僵硬了,苍白的腿上浮着暗紫红色的斑痕,显得既滑稽又可怖。

卓东来是个跛子,天生的残废,但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,因为在他成年后,就没有人能看出他是个跛子,而在他成年前和他打过交道的江湖人,大多数都已再也无法开口。

司马是个例外,因为司马不仅见过他的残疾,还陪他度过了那段痛苦的练习像常人一样走路的时期。

司马初遇卓东来时不过十五岁,而卓东来更是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少年。

孤僻而敏感的少年。

司马第一次看到卓东来是在一个破庙里,他走得很慢,却还是能让人看出他左腿的缺陷,一把滴着血的屠刀被他紧紧握在手中,在看到司马时那种狼一般的凶狠眼神,让他一辈子也难以忘记。

“你走的这样慢,是不是不想让别人看出你的残疾。”

卓东来抬头看到这个少年,他的眼中流出一种艳羡的、稍纵即逝的光。少年只有十五六岁,但却已经很高大,很英俊了,他的衣服虽然已经破烂,但整个人却像是个天生的领袖。

卓东来已看出这个少年并无恶意,况且他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,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与人拼杀,因此只淡淡道:“是的。”

“可我仍然能看出来。”

“总有一天,我会让所有人都看不出分毫。”

“是的,我相信你能做到。”司马超群笑眯眯地说道。他看到这个少年,便想起了幼年时见过的狼崽,眼神凶狠的要命,却不过是故作镇定,虚张声势,让他即使知道可能被咬,也忍不住想抱进怀里。

卓东来也笑了,被人相信总是一件愉快的事,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极英俊的少年。

“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。”司马竟背对着他半蹲了下去,将他的后背毫无防备的袒露出来,而卓东来的手里,还拿着把滴血的屠刀,“你上来,我背着你,自然就不会有人看出你的跛脚,不过是以为哥哥在背着弟弟。”恐怕连司马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他并非不知江湖险恶,相反,他知道的简直比一个江湖老手还要多,还要深刻。可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年,他却忍不住从内心深处信任。

这或许就是一种奇妙的缘分。

卓东来一愣,接着很快地扔下了那把刀,毫不犹豫地伏在司马的背上。他们一路跑进城中,穿过街头巷尾,直到司马放下他,累得一屁股坐在巷口的石阶上。

司马超群仍记得那时卓东来的样子,他带着笑意的眼睛像是盛开了芙蓉的湖水,那层阴郁的灰色一点儿都看不见了。

看着那双紧闭的眼睛,司马超群突然发觉,他竟想不起一点他们争吵、冷战时的情形,他所思所想的都是和卓东来曾经的快乐。

他几乎不敢相信,原来他和卓东来曾经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快活日子。

他几乎已经忘记了,那个逼得他隐忍煎熬的大镖局的卓先生,也不过是当年那个会叫他“大哥”的孩子。

司马终于从榻上站起来,在这个节骨眼上,他决不能给自己太多悲伤和休息的时间,毕竟他有太多的事要做,稳定大镖局的人心、清除起疑心的势力、拔掉浮出的暗钉,这本该是卓东来和他一起的,也是卓东来最拿手的事情。

还有最重要的,卓东来的葬礼。

他一把推开了紧闭的屋门,深吸了几口气,冰凉的空气灌进鼻腔,出了这扇门,他依旧是那个司马超群——大镖局的老总,永远不败的司马超群。

【画蛇添足】

一向少理事务的大镖局总镖头,以雷霆之势稳住了大镖局在江湖的地位,收复所有残存势力,统一黑白两道。更令人拍案的是,司马超群独臂连挑关北七鬼,一战立威,江湖再无人敢言司马超群失臂后实力大减,仍旧奉其为武林第一人。

大镖局。

当初司马超群力排众议,将卓东来的尸身葬在了大镖局中卓东来自己的小园里。

司马超群正坐在卓东来的墓前,这里已成了大镖局的禁区,一切都由司马超群亲自打理,不容任何人插手,这些年来,司马在大镖局中积威甚重,已是独断专行,说一不二,他不再住卓尔不群居,而是日日宿在这个既无仆役亦无属下的禁区。

只有在这里,他才稍稍放松下来,像一个普通汉子那样席地而坐,尽量地伸展双腿,放纵自己一次。

“东来,我完成了我们的梦想,我会让你一直陪着我,看着大镖局永远辉煌下去。”他温柔地拂去碑上灰尘,像是拂过卓东来温热的面颊。

他已坐拥了一切,却再也感觉不到快乐。司马看着那封冰冷的石碑,恍惚间想起了自己幼时家中还未衰败的情形,教书的夫子一句一句地教他背诗,那句是怎么背来着…

同心一人去,坐觉长安空。

是了,这浮华的长安,不过一座空城。

【完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这篇文的脑洞起始于两人的决战,我很想知道,如果有一天,卓东来真的不再出现在司马的生活中,他会有怎样的感觉,于是就有了这篇文。




最后,关于司马知道卓爷残疾纯属是我根据原著瞎猜的,因为书上说卓爷在成年后就不再让人察觉他的残疾,但显然他们俩是少年相识,所以就设计了那一场初遇。另外,我刻意避过了卓爷是天阉的设定,因为没必要,这文也没定攻受是吧~










基友简直小天使~中午回到座位上就发现座位上多了三本画集,周围的妹子说是我基友放这的,见我不在就跑掉啦。表示她就是辣种平时见的并不多,但总会想到你的人。
虽然我们混的圈子以及萌点统统不一样,然而和她一起聊天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很尴尬完全不想聊,感觉我身边这种成熟情商高的基友比较少,更多的是软萌感性,需要经常娇宠爱护的妹子(这也可能是我个人恶趣味的缘故)不过还是更偏爱和偏理性的基友交往,有不错的东西就送点给她,平常即使几个月不联系也不怕关系冷淡,然而想找到这样的基友很不易哎…以前一直希望找到一个混史圈的理智妹子,现在还是觉得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只占一样我就很满足了。
于是,我至今没在身边找到过混史圈的基友。